Your gateway to cryptocurrency

Gate.io交易平台,芝麻开门


注册Gate交易所 更多顶级交易所 

币团交易所

公告Gate官网2021-07-0846

币团交易所 公告

币团交易所

经历了最疯狂的半年后,中国加密矿业从5月到6月进入快速动荡期。在地方政府的打击下,国内绝大部分矿山关闭,刚刚进入今年高点的矿工损失巨大。一些矿商在经济压力下的抛售也导致加密市场大幅回调。

如今,比特币挖矿消耗大量能源已是事实,政府的攻击已成定局。向清洁能源的过渡应该是采矿业寻求可持续发展的长期解决方案。目前,如何处置这些停采机,将损失降到最低,是矿工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出海是矿工之前最大的希望之路,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,出海之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,一些小矿工还在想办法留在后面。

01

当巨头出海,大多数中小矿商还在观望

徐旭的近2万台蚂蚁S19矿机已经停产至少半个月,但他并不急于出海。

自各地陆续出台关闭矿山的政策政策以来,出海已成为国内矿业讨论的最热门选择。国内龙头矿山企业行动迅速。例如,嘉南云志宣布哈萨克斯坦将建立一个自营矿业基地,第九个城市宣布将收购加拿大比特币矿Montcrypto,并投资另一家矿业企业Skychain。比特矿业还在哈萨克斯坦投资开矿,先后转让了上千台矿机,并表示剩余矿机将在未来几个季度全部运输。

然而,当矿机出海时,就意味着面临许多问题,如当地政策,不确定、当地社会环境不稳定、矿山产能不足、运输成本高等。最近,哈萨克斯坦颁布了一项新法律,将向加密货币矿工收取每千瓦时约0.0023美元的额外费用。

还是因为这个原因,对于更多的中小矿山企业和矿工来说,观望依然是他们的主要态度。

新疆和四川,有一定数量的矿山,负荷分别为25万千瓦和3万千瓦。以比特币矿机为主,也有少量Ethereum图形矿机可用。当地政府引进政策并关闭煤矿后,徐亮也将目光投向了海外。

关于出海,名额里有两个要点。首先,当地必须有一定的地方或政府资源。另一方面,动力要足够稳定。目前,他的团队主要关注纽约和加拿大的候选名额,而哈萨克斯坦和其他中亚国家的社保问题则不予考虑。

“出海必须自建。除非当地有负荷,否则不可能立即恢复运营。徐说,目前在海外建一座新矿至少需要三到六个月,而长达八个月。而建造一座新矿山的成本大约是六七百万。

“为什么我现在不冲出去?我就看第一波躺在枪上的人数。”近2万只蚂蚁S19不是一笔可以轻易风险转移的资产,要等一批的矿山企业反馈经验教训后,再做出出海的具体选择和安排。徐亮和他的团队从2019年开始投资比特币挖矿,他们已经进行了回报。

类似的心态不是孤立的案例。云计算平台易志典也在6月22日宣布,四川消纳园矿山按规定关停后,平台将无限期停止mainland  China矿机托管业务,并将海外云计算业务作为下一步重点。但在出海方面,公告称:“易挖直接采取跟随行业龙头企业的策略,待国内同行解决海外开采相关运维问题后再出海,避免不必要的损失。」

02

一些中小型矿商可能会从中受益

由于国内大量矿机停止运行,截至7月6日,比特币网络日均计算能力已降至96.49EH/s,接近2019年年底水平,大型矿企出海的漫漫征途将有可能

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Chain  Catcher,目前国内新增了很多小矿工,其中很多人可能以前做过小矿工,或者参与过大矿的联合开采。“这些矿工之前没有起来,是因为成本与大矿相比差距很大。”老兵说。

受整个网络低计算能力的影响,比特币网络的难度也相继降低。7月3日开采难度降低27.94%至14.36T,为历史最大降幅。采矿难度降低,在线矿工的收益将增加,包括之前在电费上相对被动的小矿工。

他还补充说,由于过去一年全球芯片短缺,计算能力基本没有增加多少。因此,即使是6年前的蚂蚁S9矿机,电费占比依然较低,即市场上的矿机基本上“对电费不敏感”,即使是使用0.6元的家庭电价也依然可以盈利,而仓库租金和降噪成本相对于利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
上一篇:三大交易所

下一篇:zt交易所正规吗

猜你喜欢